“黄金救援期”之侦查阶段的律师辩护

笔者跟许多律师(他们大多是“万金油”–什么业务都做的律师)聊过,他们认为在侦查阶段律师介入作为不大、效果一般,一个重要因素是侦查阶段律师不能阅卷。但实际上,对于专业的刑辩律师而言,侦查阶段的辩护,尤为重要,甚至是最重要的。一个刑事案件都大体会经历侦查、审查起诉、审判这几个阶段,侦查阶段相当于是前置、打基础的阶段,如果辩护律师在这个阶段能打好基础,将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利的因素提前过滤掉,后面的辩护将变的容易得多。毕竟,检察院是否提起公诉、确定量刑建议的证据材料是侦查机关提供的,而法院定罪处刑的证据材料又是来源于检察院。一句话,侦查机关在侦查阶段搜集的证据材料是影响刑事案件最终结果的源头。

那么,什么叫“黄金救援期”呢?或者说,在侦查阶段,律师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呢?

所谓黄金救援期,是指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于普通的刑事案件的当事人,自刑事拘留后14天之内会决定是否对他进行逮捕,对于特殊的三类案件(是指流窜作案、多次作案、结伙作案)自刑事拘留后37天之内会决定是否逮捕。这一期间是刑事案件当事人能否取保候审的黄金期,也是极大影响案件后续走向的黄金期。逮捕后犯罪嫌疑人将继续羁押在看守所,按照法律规定,审判前的羁押可以折抵最终判决的刑期。如果不逮捕,一般就会将犯罪嫌疑人取保候审。

什么叫逮捕?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八十一条 对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可能判处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采取取保候审尚不足以发生下列社会危险性的,应当予以逮捕:

(一)可能实施新的犯罪的;

(二)有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安全或者社会秩序的现实危险的;

(三)可能毁灭、伪造证据,干扰证人作证或者串供的;

(四)可能对被害人、举报人、控告人实施打击报复的;

(五)企图自杀或者逃跑的。

批准或者决定逮捕,应当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涉嫌犯罪的性质、情节,认罪认罚等情况,作为是否可能发生社会危险性的考虑因素。

对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可能判处十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或者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可能判处徒刑以上刑罚,曾经故意犯罪或者身份不明的,应当予以逮捕。

被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违反取保候审、监视居住规定,情节严重的,可以予以逮捕。

虽然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十二条的规定,只有法院才有最终的定罪权,但我们从上述法律规定可以看出,逮捕的首要条件是“对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办案机关和办案人员在批准或决定逮捕时,在内心深处,也大概率认可了这个人是有罪的。换句话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一旦被逮捕,那么最终法院定罪的可能性就极大增加。实践当中存在的冤假错案,很多都在法院判决前被逮捕(如果逮捕后发现案件有问题,是可能存在国家赔偿和追责风险的),最后庞大的司法机器被动进行了追认、确定(定罪处刑)。

因此,如果能使案件当事人不被逮捕,并争取到取保候审,案件的有利因素就大为增加,甚至可以说案件的走向会得到相当程度的扭转。

那么,如何争取呢?律师在该阶段可以做哪些事呢?

首先,在该阶段,律师在接受委托后,要积极到看守所会见当事人,在逮捕以前,频次可以适当多些。会见不仅是普通的见见人、聊聊天或者传达一下家事慰问,而应当跟当事人详细了解其个人情况、是否受欺负和被刑讯逼供、案发经过、详细倾听其辩解、详细讲述法律规定,包括法律赋予他的各项权利、包括涉嫌罪名以及类似罪名的法律规定、包括如何应对办案人员的讯问等等。总而言之,刑事会见是办理刑事案件的第一步而又最为关键的一步,会见的最重要的功能是教会当事人如何利用法律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我们常在影视剧中听到一句台词: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实际上,在中国大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辩解,也是《刑事诉讼法》规定的八种定罪处刑的证据之一。在某些时候,口供甚至成为办案机关和办案人员的“证据之王”和重大突破口。

其次,勤于和办案机关和办案人员沟通,随时掌握案件动态和走向。包括何时由办案民警将案件送至公安机关内部法制部门、何时公安机关将案件向检察院提请逮捕等。也就是说沟通对象是公安机关和检察院。但侧重点在检察院,因为逮捕的批准权在检察院(法院也可以决定,但是法院一般是刑事案件最后阶段,因此本文不再展开论述)。

最后,积极搜集有利于当事人的材料和信息,认真撰写辩护意见。有律师同行说,刑辩律师要“大胆取证、谨慎使用”,笔者深以为然。毕竟,口说无凭。在法律框架内多搜集有利于当事人的材料,无疑会使律师的辩护意见更有说服力。比如我们在这一阶段可以搜集或者调取关于案件当事人是否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和是否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材料、关于身份(比如是否在校学生、比如是否为重大突出贡献技术人才或民营企业家及高管)的材料,比如拟证明案件当事人主观恶性和社会危险性的品行类、荣誉类、社会职务类材料,比如当事人的固定住址或常住材料(提供该材料方便办案机关掌握当事人的固定住处,打消他们对当事人采取取保候审逃跑的顾虑。毕竟,有恒产者有恒心)以及其他能证明当事人无罪、罪轻或减轻、免除刑事责任的材料。

提到辩护意见,笔者想多讲一些关于在检察院审查逮捕这一环节如何撰写出利于检察官采纳的法律文书。

1、抬头可写“关于某某案申请不予批捕的辩护意见”,这样明白、清晰。

2、关于内容格式,这里没有统一格式,需要具体案件具体分析。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因去年底新出台《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后,检察院内部已经完全实现“捕诉合一”,即审查逮捕和决定是否向法院提起公诉的检察官都是同一人,不像以前是多人,这种情况有好有坏。好处是减少沟通成本。坏处是,一旦批准逮捕,如果后续想要变更强制措施(比如申请羁押必要性审查)或者逮捕错误想要纠正或者后续想要扭转案件走向,由于是同一检察官,他对案件可能早已形成既定印象,难度可能会变大(当然,后续如果出现新的证据材料另说)。因此,辩护律师在撰写辩护意见的时候,可以适当对案件实体发表意见,以提前影响检察官。另外,在法律文书的结构上,可以先深入论述不批准逮捕的理由,然后适当对案件实体发表意见,比如当事人可能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除刑事责任的意见。当然,如果案件明显无罪,那辩护律师就要勇敢的、大胆的、旗帜鲜明的进行无罪辩护。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