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训机构跑路执行程序中能否直接追加股东为被执行人?

    【案情】

2021年4月16日,饶某驾驶某物流公司所属重型挂车不慎将孙某撞成二级伤残,法院判决该公司对孙某承担160余万元的连带责任。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该公司法人代表颜某及其他股东以股东大会决议的形式,将部分公司股份转让给70岁的江某,并将江某变更为公司的法人代表。经查,该公司账户没有存款,江某没有可供执行财产,颜某等人有可供执行财产。对于执行过程中,能否直接裁定追加颜某等人为被执行人,实践中存在以下两种争议。

 【分歧】

第一种意见认为,能直接追加。根据《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三款之规定,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根据此条款,裁定追加颜某等人为被执行人并无不妥。

第二种意见认为,不能直接追加。执行过程中仅依据股权变更信息,在无充分证据证明股东滥用股东权利,逃避执行的情形下,直接裁定颜某等人为被执行人于法无据。

  【分析】

律师同意第二种意见,主要理由如下:

第一、能追加股东为被执行人在实体方面应满足,股东具有滥用股东权利的客观事实、逃避执行的主观目的、已经损害了债权人的危害结果,且三者形成因果关系。虽本案具有股权变更的客观事实,但是否构成逃避执行,甚至危害到了孙某的债权利益,以及三者之间是否形成因果关系,不能仅凭执行经验认定。

第二、能追加股东为被执行人在程序方面应符合,股东能否被追加为被执行人应通过双方诉讼解决,否则就剥夺了当事人参与一审、二审的诉讼权利,违背了程序公正。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执行案件立案、结案若干问题的意见》的通知第一条第二款,执行实施类案件是指人们法院因申请执行人申请,审判机构移送、受托、提级、指定和依职权,对已发生法律效力且具有可强制执行内容的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事项予以执行的案件。颜某等人是否要承担法律责任应有明确的法律文书为依据,而未经审判,颜某等人是否侵害了孙某的债权的法律关系尚不明确,直接裁定追加于法无据。

综上,笔者认为,唯有程序和实体的同时符合,才能裁定追加股东为被执行人。

    以上信息是北京恒略律师事务所律师整理,法律,永远是受害者的靠山。我是恒略律师如有需要帮助,您可以来电咨询详细为您解答。律师18210656067(同微信),维护自身权益。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