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屋在未得到补偿情况下被违法拆除怎么办

房屋在未得到补偿情况下被违法拆除怎么办
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条的规定,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征收国有土地上单位、个人的房屋,应当对被征收房屋所有权人给予公平补偿。征收过程中合法被征收房屋在未得到补偿的情况下被违法拆除的,被征收人既可以选择要求行政机关进行行政补偿,也可以要求行政机关予以行政赔偿。一般情况下,已经开启行政赔偿程序对当事人的损失予以救济后,不能再重复进行行政补偿。再审申请人程XX玲、张XX红、张XX丽、张XX征(以下简称程XX玲等4人)因诉河南省郑州市XX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XX区政府)行政补偿一案,不服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豫行终923号行政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20年6月28日作出(2019)最高法行申11919号行政裁定提审本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程XX玲等4人申请再审称,程XX玲等4人于2017年8月书面请求XX区政府对其房屋按照现行房地产市场价给予补偿。XX区政府在程XX玲等4人没有申请赔偿的情况下于2017年10月20日作出了赔偿决定,该赔偿决定与程XX玲等4人的补偿申请没有关系。程XX玲等4人随即提起本案行政补偿诉讼,后法院在诉讼中告知其应通过行政赔偿解决。程XX玲等4人无奈又在补偿诉讼审理期间,于2018年4月提起了行政赔偿诉讼,并明确表态,无论是补偿诉讼还是赔偿诉讼,只要为申请人留有维权途径即可,申请人不可能既得到赔偿,又得到补偿。但赔偿案件生效裁定未考虑程XX玲等4人已提起补偿诉讼且补偿案件仍在审理中等问题,以超过起诉期限为由驳回了程XX玲等4人的起诉,导致程XX玲等4人丧失了通过行政赔偿维权的途径。本案中,XX区政府作出的行政赔偿决定未依照程XX玲等4人的补偿申请作出,赔偿内容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而针对程XX玲等4人的行政补偿申请,XX区政府至今未能作出补偿决定。一、二审判决剥夺了程XX玲等4人要求补偿的权利,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撤销一、二审判决,发回重审或再审改判支持程XX玲等4人的一审诉讼请求。

本院再审查明的事实与一、二审判决审理查明的事实一致。另查明,XX区政府于2013年11月22日发布惠政通〔2013〕1号《郑州市XX区人民政府关于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决定的通告》时,以附件形式发布了《郑州粮机家属院棚户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补偿方案》,该方案第八条“征收补偿方式”项中明确规定:“实行货币补偿、产权调换两种方式,由被征收人自行选择其中一种方式进行补偿。”
本院再审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XX区政府是否应当就程XX玲等4人涉案房屋作出房屋征收补偿决定。根据《国有土地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条的规定,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征收国有土地上单位、个人的房屋,应当对被征收房屋所有权人给予公平补偿。征收过程中合法被征收房屋在未得到补偿的情况下被违法拆除的,被征收人既可以选择要求行政机关进行行政补偿,也可以要求行政机关予以行政赔偿。一般情况下,已经开启行政赔偿程序对当事人的损失予以救济后,不能再重复进行行政补偿。但本案中,XX区政府的强拆行为被生效行政判决确认违法后,张维先向XX区政府提出了补偿申请,请求对于涉案房屋价值、拆迁补助费、临时安置补助费、交通补助费、奖励费、停产停业损失费、过渡费等10项内容作出行政补偿决定。XX区政府收到申请后,于2017年10月20日作出了行政赔偿决定,而未能按照程XX玲等4人的补偿申请作出补偿决定,且赔偿决定未载明赔偿标准及依据,仍有部分补偿申请内容未在赔偿决定中涉及。程XX玲等4人随即于2018年1月3日提起本案行政补偿诉讼,在本案诉讼过程中又于2018年4月18日向一审法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赔偿案件生效裁定以超过起诉期限为由驳回了程XX玲等4人的起诉。在程XX玲等4人的部分补偿申请事项在赔偿决定中并未得到处理,且另案行政赔偿之诉程XX玲等4人超过起诉期限与XX区政府未能按照程XX玲等4人的要求进行补偿存在因果关系的情况下,宜将XX区政府作出的赔偿决定作为对程XX玲等4人补偿申请的回应,允许程XX玲等4人通过补偿诉讼维护合法权益,由XX区政府对程XX玲等4人的补偿申请作出补偿决定,同时就行政赔偿决定一并处理。本案一、二审法院以程XX玲等4人已通过国家赔偿程序获得救济为由,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适用法律不当,应当予以纠正。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二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豫行终923号行政判决、郑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2018)豫71行赔初167号行政判决;
二、责令河南省郑州市XX区人民政府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60日内就程XX玲等4人涉案房屋作出房屋征收补偿决定。
本案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共100元,由河南省郑州市XX区人民政府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