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公司自证实施强拆行为不能免除行政机关违法强拆的法律责任

拆迁公司自证实施强拆行为,不能免除行政机关违法强拆法律责任
一、二审认定案涉房屋是由XX区政府委托郴江街道办所拆除,XX区政府系本案适格被告,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XX区政府主张瑞鸿公司提交的情况说明是在一审举证期限内提交的,能够证实案涉房屋是由XX厂授权瑞鸿公司拆除。瑞鸿公司单独提交的情况说明,缺乏其他证据佐证,不足以推翻在案证据证明的事实。XX区政府采取的紧急避险处置措施亦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的规定,对案涉房屋的强制拆除行为违法。XX区政府亦未提交证据证明在拆除案涉房屋前,曾经做出其他的通知或决定行为,实施强制拆除行为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
再审申请人郴州市XX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XX区政府)因被申请人袁XX权诉该府强制拆除一案,不服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4月3日XX出的(2017)湘行终1358号行政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9年1月23日立案受理本案,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查,并于2019年2月26日下午在本院第一巡回法庭第一法庭组织各方当事人进行公开询问。再审申请人XX区政府委托代理人陈雄、杨建明,被申请人袁XX权及其委托代理人尹好平、谢刘勇,均到庭参加询问。案件现已审查终结。

XX区政府申请再审称:一、二审认定事实错误。该府于2014年6月23日发布的《紧急避险措施通告》虽然包含30栋,但只是告知险情、疏散撤离,没有实施拆除危房的行为。由于情况变化,2014年6月26日,郴江街道办请求对XX厂家属区危房采取紧急避险的报告没有包含30栋,该府的批复也不包含30栋。袁XX权陈述其房屋是2014年6月19日开始被拆除,6月26日前已经拆除,该府只是在2014年6月29日上午采取紧急避险措施。瑞鸿公司的情况说明是在一审举证期限内提交的,能够证实案涉房屋是由XX厂授权瑞鸿公司拆除。2015年7月9日该府的信访回复只是针对曹检凤等人的回复,回复中自认履职拆除的危房不包括袁XX权的房屋。综上,请求撤销一、二审行政判决,依法改判驳回袁XX权的诉讼请求。
本院另查明,2015年6月19日,包括袁XX权在内数人向XX区政府信访。
本院经审查认为,XX区政府申请再审的主要理由为该府并未实施强制拆除案涉房屋的行为,因此本案争议的主要焦点问题为XX区政府是否实施了对案涉房屋的强制拆除行为。综合本案的在案证据,一、二审认定案涉房屋是由XX区政府委托郴江街道办所拆除,XX区政府系本案适格被告,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首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第五款规定,行政机关委托的组织所XX的行政行为,委托的行政机关是被告。本案中,2014年6月23日,XX区政府发布《紧急避险措施通告》,明确对包括案涉房屋的30栋房屋在内的八栋危房实施停水断电、警戒隔离,对住户进行疏散撤离,同时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拆除危房。2014年6月28日,XX区政府XX出批复,委托郴江街道办对XX厂家属区所有D级危房依法进行整体拆除。之后郴江街道办对XX厂家属区部分危房进行拆除,案涉房屋也是在同一时段被强制拆除。其次,一审经质证予以采信的有关XX区政府拆除案涉房屋的证人证言、2014年6月29日着警服人员在30栋房屋与被拆迁人员对峙的照片,二审查明2014年6月19日郴江街道办工XX人员在袁XX权被带离案涉房屋后为其安排住宿,均可以对XX区政府委托实施强制拆除行为予以佐证。第三,2015年7月9日,XX区政府在信访回复中称政府有权申请对包括案涉房屋在内的XX区文星路43号房屋进行危房鉴定,拆除危房是履职尽责行为,对于拆除案涉房屋进行了自认。虽然2016年1月26日XX区政府又XX出《关于对蒋淑英等4人信访事项的再次回复》,称该府和郴江街道办没有拆除袁XX权、袁XX权的房屋,但是该回复缺乏证据支撑,明显不具有证明力。
XX区政府主张2014年6月26日郴江街道办请求对XX厂家属区危房采取紧急避险的报告没有包含30栋,该府的批复也不包含30栋。郴江街道办的报告中虽然仅有七栋危房,没有包含30栋房屋在内。但是,该报告中所列七栋危房的房号,也无法与XX区政府发布的《紧急避险通告》中除30栋以外的其余七栋危房的房号一一对应,不能证实该报告是郴江街道办提交的唯一一份报告。而且,XX区政府所XX的批复明确对XX厂家属区内所有D级危房进行整体拆除,并未排除30栋房屋在外。XX区政府的该项主张缺乏事实根据,本院不予采信。XX区政府另主张袁XX权陈述其房屋是2014年6月19日开始被拆除,6月26日前已经拆除,该府只是在2014年6月29日上午采取紧急避险措施。案涉房屋的拆除是一个连续的过程,根据一审采信的2014年6月29日着警服人员在30栋房屋与被拆迁人员对峙的照片,现有证据无法证明案涉房屋在2014年6月26日前已经被拆除完毕,故XX区政府的该项主张亦不成立。XX区政府主张瑞鸿公司提交的情况说明是在一审举证期限内提交的,能够证实案涉房屋是由XX厂授权瑞鸿公司拆除。瑞鸿公司单独提交的情况说明,缺乏其他证据佐证,不足以推翻在案证据证明的事实。XX区政府还主张2015年7月9日该府的信访回复只是针对曹检凤等人的回复,回复中自认履职拆除的危房不包括袁XX权的房屋。经本院询问中核实,2015年6月19日向XX区提交信访申请的报告中,署名人包括王好球、袁XX权及袁XX权在内,故XX区政府的该项主张缺乏事实根据,本院不予采信。
案涉房屋被鉴定为危房,其后被XX区政府委托郴江街道办拆除。一审已认定,案涉房屋的危房鉴定程序违法,XX区政府采取的紧急避险处置措施亦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的规定,对案涉房屋的强制拆除行为违法。XX区政府亦未提交证据证明在拆除案涉房屋前,曾经做出其他的通知或决定行为,实施强制拆除行为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一、二审判决确认XX区政府实施拆除案涉房屋行为违法,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XX区政府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第三、四项规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郴州市XX区人民政府的再审申请。

相关新闻